栏目导航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您的位置: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

你见过鬼吗?

时间:2019-06-12

  接下来要讲的故事字字都是真的,而且也把曾经认为自己胆大的我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高中的时候,爸妈害怕我一天到晚上网不学习,就把电脑放在他们卧室,有个暑假,有天晚上玩电脑到1点50多,因为爸妈就在旁边睡着,所以也意识到有点迟,如果我妈醒了又会骂我,就把电脑关了,然后把灯关了准备摸黑去我的卧室。

  我的卧室和爸妈房间中间有个卫生间,卫生间的门上有面镜子,我的卧室和餐厅相邻,也就是说我从我爸妈卧室去我卧室是直路,去餐厅是斜的路,正好类似于对角一样。

  就在我黑灯瞎火的准备往我卧室走的时候,我看到斜对面,对,就是餐厅那里站着一个人,然后我愣了一秒,发现那个人体型和发型都和我一样,所以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的影子,然后我立马意识到不对了,卫生间门开着,门上的镜子正对着我,黑灯瞎火的根本看不到什么,但是我看到的黑影是在餐厅的方向,我当时就想,我走一步的话,他如果也走了一步,那肯定就是我的影子了,至于怎么投射到餐厅就不管了,然后我走了一步,果然他也如镜子中一样向我走了一步,当时我就松了口气,立马对自己说“原来就是影子啊”,刚说完话,他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是那种位移的感觉,冲到了我面前,即使到我面前也是一个黑影,看不到脸,一片漆黑……然后突然消失了,当时他突然冲过来的时候,我立马就吓尿了,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伴随着我这辈子发出过的最高最大的尖叫声,然后爸妈都吓醒了,那天晚上老爹陪我坐了一晚上没睡觉,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东西,只是我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和我的外形如此的相像,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看恐怖电影,以前的我可是小学时候独自一人看完山村老尸的男人啊,现在因为这个事,胆子小了很多,但是也开始相信世界上确实存在着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个标记点就是那栋小房子所在地,但是却看不到房子。。。。大家伙别费心找坐标了,找不到的。

  说一件我在服役期间的事情吧。。。。原本大家都说部队阳气重,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但还是有的,而且特别慎得慌。。。。

  驻地在山里面,有一栋特别老的厕所,老班长说在连队建起来之前就有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掉。有一条通向大院后门的战备通道就从那房子旁边绕过,特地拐了个弯。在那房子的对面,隔着马路就是仓库,晚上的时候必须有个哨位。一开始我不知道那房子的故事,但是在站仓库岗的时候,特别是一点到三点的那一岗,总是觉得有风,而且特别冷,穿大衣都没用,还总觉得对面有一些视线。后来有一次,战备通道大门岗哨的狗跑掉了,顺着靠仓库的路边一路狂奔过来。可能是常常和它玩,那狗和我比较亲近,自己跑到我脚边蹭蹭,还一个劲哆嗦。。看了看时间,快下岗了,我就牵着狗,要送回去。一开始,它很不情愿,后来还是跟着我走。我习惯性的沿着路的右边走,也就是靠近那房子的一边,没想到狗一直想走左边,而且夹着尾巴,两条狗腿都在发抖,耳朵耷拉着,一直转头看我,像在哀求一样,说实在话,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狗害怕成那个样子。我也开始心里慌慌的,改道左边。经过那房子旁边的时候,狗不断的看房子的方向,贴着我右脚走。好容易到了门岗那里,门岗那边两个站岗的战友一脸严肃,一直和我说话,把我留到他们换岗的时间,然后才陪我一起回仓库岗换岗。第二天,连队调整岗哨,仓库岗改成双人岗。指导员找我谈话,大意就是说昨晚岗哨出问题了,问我有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之类的,我一头雾水,如实回答,但是没有提狗的反应。临走,指导员说了一句:S啊,你以后就不用站仓库岗了,站门岗和连队自卫岗就好了。。。。操课训练休息时,我问了问昨晚两个门岗,他们说昨天晚上,我带着狗过去的时候,他们看到有四个影子,就在我身后,直到我走到他们面前。我当场吓傻掉了,回头把这事和我班长说了。他沉默了几秒钟说:算你命大,那里死了两个人,失踪两个人。其他再也不开口。。。。。。我班长那会儿是四级军士长,15年兵,和我同年退伍。

  就前年清明发生的事,我老家是潮汕地区的,如果知乎里有潮汕的人我想应该都知道,清明对于潮汕人来说,是多么隆重的一个节日。

  不巧,前年我娘的村正好经历了一场暴雨,万幸无人伤亡。只是山顶的数百个坟头被暴雨充的零零散散,清明在即,祭祀要紧,实在没有办法,于是从外面请来了几个40多岁的道士,是从普宁的陈店请的。几个道士了解了情况之后,要村里的老一辈带上几个年轻小伙子上山捡骨头,认坟头,我那时候无所事事,就跟上去了。

  大雨冲刷后的山满地的泥泞,除了野草和竹子,那些老旧的石碑基本看不到字,又被冲的乱七八糟。几个道士在一起聊了会话,然后把几个年轻人都分组了,一个道士带着四五个小伙子。道士看了一下我说,小姑娘你就跟着,不要说话,不要动手。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跟着的那个道士,他在烧香叩头之后,一个一个地方的指,说,挖这里,然后几个小伙子就挖,必定出一副骸骨。

  每一副骨头出来,他都要神神叨叨的说几句话,然后在纸上写一些东西,写完之后贴在骨头上,我凑过去看,上面写的是生辰八字,死忌日期。

  每一副骨头!!几百副骨头,贴满了他们的个人信息!!而且最后找齐全了!!一个都没少!!凭借肉眼不动手找到了整个山的所有骨头!!

  我当时就吓懵逼了啊,我问道士,叔叔,你们怎么知道那里有的啊??道士给我的回答是,骨头上面站着人啊,他们叫我挖的。

  从小身体就不好,被奶奶说是火焰低(是低还是高忘了,就是先天不足容易见鬼)。经常碰见很多事情

  感觉床边站了一个人,一开始以为是我妈妈,因为我妈有时候半夜回来给我盖被子。

  当时全身都不能动弹。 然后女人对我说了一句 满意了吗 。(具体是什么也每台听清楚)

  高中时候住校,有一次半夜突然醒过来, 看见有人站在我们储物柜哪里,翻东西。

  第二天起床我跟ABC说,感觉昨晚如果说出来我看见什么估计我们四个人都得有危险。

  因为在乡下,所以学校周围野狗特别多(半流浪狗,有的是有人养但是是放养的)

  后面狗终于不叫了,没两分钟,狗叫声传来的哪个方位响起了哀乐:有人死了,然后就是放火炮做法事。

  还是大学,大三时候 校区人很少,我记得那几天好像是什么节日,学校里面商店都关了,所以只能出去吃东西。

  然后当时宿舍就我一个人没回家也没出去玩,于是5点半时候我出门去吃东西。

  走好久的时候就发现不对了,因为按照我自己的时间我感觉自己都走了十几分钟了。一直感觉小路还有很多没走完。而且天也黑了,

  第一个梦,梦见我家里来了小偷,爷爷的遗像吹了一口气把小偷吓走了。(依稀记得照片还七窍流血这一点跟我家里人讲的时候都没有说,因为很吓人)

  真的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梦见过我爷爷了。 梦境从九岁那年开始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爷爷。

  那是我妈给我讲的,在她小时候,她每天上学都要去离村庄很远的小学去上学。因为在农村,每天去的很早的,大概早上五点多就去从家出发。

  那天早上有雾,我的母亲和他的玩伴(暂时称作小红。)一起去学校,当时的乡下也没有路灯,再加上有雾,虽然已经五点多了,却仍然是灰蒙蒙的看不清东西。

  当她们走过一片坟地的时候,小红突然说听到了脚步声,我妈不信,但是没多久,两个人却看到了前面的人影。

  接下来,我妈和小红跟在那个身影后面,(去学校只有一条路。)老妈走快时,前面的黑影也走快,老妈走慢,前面的身影也走慢。双方在雾里,之间都看不清,反正就是保持了一定距离。但我妈他俩只能听着脚步声,知道前方的东西对她们是不离不弃。

  两个小姑娘就这样心惊胆战的走了一路,快到学校的时候,我妈他俩惊恐的叫着逃进了学校。之后的一上午,她俩都在给小伙伴们讲他们见鬼了。

  最经典的是,我妈中午回家的时候,村口场上为了一圈人,在听大队支书喷话。

  大队支书说他早上去乡里,走过坟地时,身后跟上了两个小鬼。一路跟着,也是不离不弃,他走快,后面的两个小鬼也走快,他走慢,后面的小鬼也走慢。然后快到学校的时候,身后的小鬼┗`O′┛ 嗷~~的叫了一声,然后就消失了,,,,,,,

  刚在空间和微博发了这个,顺便来知乎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注册了四年的知乎,第一次作这么长的回答,有点子小紧张……

  我从未见过鬼,但我想分享几个故事,我的家人们所讲述的自称为亲身经历的事。有的已经几度对人说起,这次写出来主要是一次整理,总结一下自己丝毫不灵异的一生。

  首先要说的是,带我走进不可思议世界的,和我相依为命的祖母大人。漫长岁月中,我和她曾有过三次极为相似的对话,它们分别是这样的:

  这场对话发生的前一晚,母亲大人打电话告诉我说家族里我的一位长辈因为传销之类的活动犯诈骗罪被逮捕了,家里人很着急都在想办法看能不能弄他出来,同时叮嘱我不要告诉我奶奶。接完电话后我心情复杂沉默着滚回房间睡觉了。谁知次日起来后祖母大人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边说了这些线.

  这件事发生在高三,虽然女神被说成是女朋友令我狂喜着应声说是,但更多的情绪还是不可思议和震惊。祖母大人识字不少,并自称聪慧过人年轻时看别人织了一会儿毛线就瞬间掌握了这门技艺,却在科技面前充分表现出了老年人的迟钝。没有用过手机的她至今仍不能完成功能机的开关机,并常常在按完数字键后不按拨号就把手机放在耳边。她不具备使用手机的技能,何况我的联系人里并没有女神,和朋友发短信聊起时也多用首字母简称XXY代替。她本不该以任何方式知道这个名字,但她却知道了。

  得益于此,我周末的课余生活瞬间丰富了起来,祖母大人对我的外出管得很严,超过1小时就觉得这小子一定是去了网吧。但对待我的感情生活却极其开明,只要我出门前说一句【我去跟女朋友约会了】就能获得好几个小时的外出权利。能梦到我女神的名字,却不能梦到我去网吧上网,也算是个神奇的设定。

  这是最令我震惊的一件事。大一时的某一天夜里我站在校门口对着车水马龙的大街思考人生,可能是这副失足少年天真无邪的表情吸引了别有用心的恶人,我被一个二十好几、长得神似我初中英语老师的女人用最古老的【没钱回家、借钱过夜】骗术骗了两百块,她当时给的手机号果然第二天就再也不能打通了。这件事深深地伤害了我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同时也因为太过丢人,此前我从未对任何朋友提起,即使室友也不清楚具体细节。然而我怪力乱神的祖母大人,又一次以梦境为由洞悉了一切。

  三次对话,接连向我证明了祖母大人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而真正灵异的,是她跟我说的一件往事,对从小相信科学的我的世界观,造成了轻微的动摇。

  当时我只有两岁,家附近来了个灵媒,可以召唤死去亲人的灵魂附身,从而实现生者与亡者的对话(感觉可以脑补《通灵王》或者《逆转裁判》里的绫里家族……)。据说很灵验,很多人都去找她,我奶奶也去了。但祖母大人一开始是不信的,是拒绝的。她决定试探一下,于是在召唤了她妈妈的灵魂之后,狡猾地对外太婆附身的灵媒说【妈啊,放心哦,我身体很健康哦,我老伴的身体也很好哦……】,当时我爷爷其实刚去世不久,谁知话音未落,外太婆的声音突然大叫道【来了啦!来了啦!你在说什么哦,他在我这边啦】。接着外太婆带着哭腔对我奶奶道歉——【火妹啊,我对不起你哦,我看你孙子太可爱了,忍不住摸了一下他的头,结果把他给弄生病了……】据祖母大人所说,看灵媒之前有段时间,我突然大病一场,高烧了好几天。她还说和那个灵媒对话时,自始至终也没有看到对方的嘴巴动一下,听到的却完完全全是外太婆自己的声音。祖母大人言之凿凿,并声称当时我妈也在旁边看着,不信可以去问问。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起我女神的一个梦。是的,她也曾对我说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梦境,而且和我有关。具体如图所示:

  我后来突然回想起祖母大人说的这件事,脑洞大开想到了一个灵异的可能性,怕吓着女神而没有告诉她——我的外太婆见我追妹子如此不上道而捉急无比,为了让家族的香火得以延续,冥冥之中欲帮我一把,便想到了托梦这种脱线的方式,并造成了严重的后遗症……我甚至能YY出为什么是地理填充图册……高一时的班主任是地理老师,我前两次大考都是地理第一默默飘过,虽然整体学业在高中开始后没多久就荒废了,但地理却好了整整一年。我猜测外太婆托梦女神前的内心OS是这样的:

  【多好一姑娘啊,可惜看不上我这曾孙。哎我曾孙子地理好像不错,托个梦暗示这姑娘去和他相互学习,岂不是能成就此段姻缘?妙哉妙哉!】

  我小学时,我妈在旁边的一个县里开了一个养狗场,和她合伙的是一对夫妇。经营几年后那养狗场不开了,我妈也和他们逐渐失去了联系……结果有一天,我妈梦见那个女合伙人神神秘秘地牵着她来到了瀛上(家乡的公墓),指着脚下一块墓地对我妈说【小年啊,我刚刚搬了新家哟,你帮我看看现在这块地怎么样】我妈瞬间就被吓醒了,她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一整夜都没敢合眼。天亮之后,母亲大人心有余悸地打电话给那个男合伙人询问尊夫人的身体状况,得到了对方一周前已因病去世的噩耗……

  最后必须声明的是,其实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不信鬼神,并非基于打倒牛鬼蛇神相信科学的感召。我有我自己的理论:

  其一,我否认灵魂的存在,我不认为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任何人拥有灵魂。人们通常所说的灵魂,不过是记忆、情感、想法等各种意识的集合体,是一个虚假的概念。就像爱情只是多巴胺而性欲不过荷尔蒙。人类所有的想法与情感都只是脑电波的活动、神经递质的传送而已;记忆、文化与技能,也只是以突触的形式被封存在海马体和大脑皮层当中。所谓灵魂只是些化学成份或化学过程,它们以生物的脑为载体,不可能脱离这个载体单独存在。多少韩剧女主角磕个头就失去了记忆,多少新闻当事人因为语言区的损伤丧失了说母语的能力……高贵的灵魂被敲一敲脑壳,居然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了呢。

  其二,我否认人类凌驾于其他物种的说法。高中时政治老师曾说,人类是唯一有意识的生物,我觉得这很可笑。只要相信进化论,就该明白人类数百万年来的努力,不过是在天赋树上多点了几点智力而已。部分高等哺乳动物已经具备了比肩幼童的智商,你只要观察过它们的生态行为与学习能力,就会明白它们也有想法、有意识,是具有一定智能的生命。所有生物遵从同样的自然法则,这一点确信无疑的话,那为什么只听过人变成鬼,却没听说过狗鬼、猪鬼、马鬼、梗鬼呢……甚至就连猴鬼、猩猩鬼、海豚鬼都没有,这可真是太不科学了。

  因此尽管听说了这么多事……我依然认为我的理论是无懈可击的。在亲眼见鬼之前,我都不会觉得它们有什么问题。

  特意更新一下,因为评论里太多人觉得是我说梦话被祖母听到了。诚然梦里说出女神的名字被记下很有可能,我也确实有过睡梦中爆出一句国骂的案例。但是我提到的第三个事件,其信息量是很难从梦话中提炼出来的,我该说点什么好呢?【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竟敢在我学校门口骗我两百块钱!】吗?梦话通常很含糊,认真的倾听者也只能捕获只言片语。作为一句梦话,这实在太长而完整、也太难被当真了……

  第一件:小时候跟爸妈一起睡觉,还没睡着,突然耳朵里轰然响起各种嘈杂的声音,感觉有一大群人或者老鼠(不知道是什么,当下感觉是老鼠,莫名其妙)大吵大闹,越来越吵最后感觉我自己都受不了了,突然有一个人凶狠狠地一声喝断,立刻什么声音都消失了,鸦雀无声。我可以肯定不是外部环境传来的声音,爸妈也都没有听到。

  第二件:小学三四年级时住校。当时宿舍在二楼还是三楼忘了。我床的方位是脚靠墙,头对着门窗,晚上外面的操场有光,光就透过没关的门窗照到我眼前的墙壁上,墙上就有门的轮廓。晚上大家都睡着了,我睡不着,所以就睁眼盯着眼前墙壁。突然门框里出现了一大群飞鸟的铺天盖地的影子,然后鸟群当中出现一个人的半身的影子在慢慢走路的样子,我吓了一跳回头往外看,外面什么也没有,也没有鸟群振翅的声音,鸦雀无声,我再回过头看墙壁,鸟还是在飞,人还是在走,但人影的大小怎么走都不变。人影感觉是个男的,大概跟大人真实身影的大小比例是一比一地投在墙上。我很奇怪,可是也不害怕,就推旁边床的同学,她在睡觉不理我。我就自己一直看着那个影子走路,走了一会儿人和鸟都一下子就消失了,外面还是什么都没有。

  第三件:这是长期的一个怪异体验了。也可以说是传说中的鬼压床,但可不可以用科学解释,我保留意见。那时高中,我中午会回家午睡。有一天睡觉,刚刚意识有点模糊,就感觉魂开始旋转荡着飘起来,然后慢慢就失重,就开始在我的房间里来回飘,不能控制方向地飘,一会儿撞墙,一会儿碰到天花板又掉下来,一会儿又飘到凳子底下,感觉就像一片羽毛一样。我当时意识很清楚,就各种用劲要醒来,要喊妈妈来叫醒我,就是怎么都喊不出来也醒不过来。从这天开始,以后的每一天睡午觉(晚上偏偏不会),都是闭眼后一有丁点模糊就开始飘,后来我干脆不挣扎了,我意识就在想,反正别人想飞也飞不起来呢,何不任性让它飞。我发誓这是在意识非常清晰,但身体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到后来我已经会控制方向了,不会再到处乱撞,再后来魂魄可以穿透过墙壁飞出去了,再再后来我心里想到哪,它就可以飞到哪了。我有飞过一栋栋楼房的屋顶鸟瞰下方,飞过学校的林荫大道,透过地板掉到过楼下(我住6楼),看见别人家里的布局,抱歉没去证实过,不认识跑去别人家卧室看布局这……也飞过大海(心里想去),沉入过海底(还是心里想去),边往下沉边一点点看着上方浅水区的光线越来越暗,那感觉绝对真实。每次真正清醒回来以后大脑都是充血,晕头转向,累得半死。此后持续了一个多月,每天中午,是每天啊,几乎没有断过。自己也有点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最后有一天,我刚刚闭眼,就习惯性地左右晃荡越晃幅度越大就要飘起来了,突然隐约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站在我床边,模糊看不见脸。我当下就头皮哄地一下发麻,然后拼命挣扎。这时候这个人就俯身看我,他一身白衣服,袖子像唱戏的那种很大很长,他拿起大袖子来就在我脸边扇风,然后又把我身上盖的被子捋平,手在我头顶上游移了一下。我心里那个怕啊,胆都要破了,然后死劲挣扎终于清醒过来了,跳起来就跑出去客厅跟我妈妈说今天出现了一个人。我妈说这可不能了,就拿着盆去阳台烧纸钱。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飞过了。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次魂魄左右动摇一下,但自己又能控制回来,总之是再没有像那一个月那样翱翔过了。

  第四件:这小事。有一天在屋子里无聊,发现我的包包上的拉链一直在荡,我想大概刚才碰到它了。然后一直盯着看,看了大概五分钟,它一直在同一弧度均匀地荡,像上了发条一样,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当时门窗紧关没有风。我因为好奇,还用手机录了几分钟。一直荡到我没有耐心了,就把它扶停了。然后再拨动它,就是正常的惯性晃了几下幅度减小然后停掉了。也不可怕,只是不科学……如果有合理解释,请给我解释一下……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奇怪的事,但是没有证据就是有因果联系,不严谨,就不说了。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除了在梦里。大概人长大了就越来越迟钝了。

  大约是初二吧,我家隔壁的一间二十多平的小屋子出租。因为我那时要会考,家里人太多太乱,就搬到那间房子里住了两个月。

  那间房子楼上没人,左边电梯,右边我家。大概是三四月份的一个晚上,楼上响起了很大的噪声,一直响到三点多。有老头很大声的聊天,小孩大哭,貌似还有人哄小孩睡觉。我一直在被子里听着,声音很大,但基本听不清说了什么,就是很吵很闹。大概三点吧忽然楼上一声很清脆的巨响,就是那种不锈钢杯子落在地上的声音,吓得我直接完全清醒。再晚一点的事情基本不记得了,估计我慢慢睡着了。想想那时真是人小胆大,不过那之后只那间房子里住了不久,也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好像也是那时候的事儿吧。一天晚上和姥姥睡一张床,四五点钟,看见一个白衣服黑长直女人准备爬上我们的床。我妈一般会早起给弟弟冲奶粉,所以我以为是我妈,直接又睡着了。醒了之后问我妈发现她早上根本没起来冲奶粉,这件事就直接当成一场梦过去了。

  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姥姥早上起床问我昨晚我下床干什么。吓,我一夜没醒啊。姥姥说她夜里看到一个白衣服的人爬下我们的床。

  这件事之后家里重新调了一遍风水,还在门口挂了八卦镜,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直到上周,弟弟发高烧,半夜醒了一直指着家里暖气附近问我妈:“妈妈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是谁啊。”

  大半夜的码字不容易 别说我瞎编 也别说我其实自己想多了 有什么科学解释。一以下都是真的 并且我相信鬼的存在。所以一以下观点全是一个有神论者发出的。无神论请绕行 别找茬添堵。

  1.有幻听有人喊你的时候千万别答应。我高中时晚上十点多回家后,妈妈一般情况下都会睡了。然后我连续几天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都会喊“干嘛啊”。每次都会把我妈给喊醒。有一天老妈慌了 问我持续几天幻听了。后来妈妈告诉我我太姥姥临走的时候昏迷中喊了一句“找我干啥啊 你等会我 我也去”。然后就咽气了。

  2.家里有个老太太(我姑姑的婆婆)活了一百岁。一百岁那一年就身体不行了。整天说胡话。是不是就对我姑姑说你看院子里来了好多人 骑大马的 骑大牛的。还有坐马车的。你看那马车多漂亮 他们来接我了。 后来快去世的时候弥留之际对我姑夫说“你看看 你爸 你大哥 都来接我了,我该走了”。

  老爷子二十年前就去世了。大儿子十年前去世的 但是十年前根本就没人敢告诉老太太她儿子死了 这么多年一直瞒着 老人也是儿女多 老了也糊涂了 有时候分不清谁是老大谁是老八。可临死说大儿子来接他……

  前方高能 真实撞鬼经历 (我真的搞不懂 为毛我家人都是易招东西的体质)

  小姨开车 马路边的绿化带里有个鬼和她保持平行 她前进鬼就前进 她停下来鬼就停下来

  这些都不细说 没什么看点。并且都不是我亲身经历。 下面说个去年夏天的经历

  本人花奴。养多肉好久了。有一天下午四点多 马上就要开饭了。我看要下雨了就说去姥姥家把花搬进温室 然后接点雨水(雨水浇花长得好)

  妈妈就说先吃饭吧 吃完饭保姆收拾完就赶紧回家 马上下雨了 我想也行 别给人家添麻烦。

  然而这时候我就不受控制了 穿上鞋就往门外跑。(我要放一张我的路线图 我家厂子 和姥姥家隔一条大马路。)

  我出了门拔腿就跑 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是觉得我要赶紧跑。然后。我就在停车场摔了一跤。当时新买的鞋子 衣服神马的全毁了 fuck。重点是人啊。我当时感觉不到疼。我赶紧回家里去处理伤口。我发现我 hold不住啊 也瞒不住啊。两个膝盖 两条胳膊 全是伤。妈妈立马就带我去医院 鉴定。我时速很慢的小跑 极其光滑的地面。给我摔出了二级伤(我也不知道啥是二级伤 就是大夏天一个半月没洗澡 现在四肢全是伤疤)。 耐心往下看。其实我摔这一下是鬼失误了 大bug

  去医院路上我就和妈妈说 我这回就是赶死去了。妈妈还骂我胡说八道。到了医院我就恶心 头疼。 妈妈就给一个朋友(算命的)打电话 “你看看我儿子咋的了”。那位就说 你儿子从你家厂子跑出来迎面撞上个车祸死的横死鬼。这男的找替身呢 让你儿子撞上了 孩子没事 命大 有东西帮着挡住了。

  我凌乱了。我妈只说一句说你看看我儿子咋的了。他说出了前因后果 事情经过。不得不佩服算命的。深深鞠一躬。

  后来我就去了这位大师家里。大师说鬼是想把我引马路上去 把我抓去当替死鬼。但是我刚到停车场就摔了一跤 有东西保佑我 拽了我一下。不得不提啊 我之所以说我去赶死是因为我觉得有人拽了我一下导致我摔到的。我自己也知道 如果我上了马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摔跤了。 并且 它没得手 就跟上我了。去医院 去大师家 它都跟着我呢 随时下手 OMG。后来做了法事保个平安。

  回家后一直觉得脚腕疼 妈妈说我是崴了。但是把袜子脱下来发现一个指甲印 长长的 出血了。 袜子里面 摔一跤 能出血?不可能。 身上毛毛的。

  横死鬼死后不能投胎 因为怨气太大 阎王爷不收。他们只能抓替身 抢投胎的机会。水鬼抓替身肯定都听说过。淹死在水里 不能投胎 所以就潜伏在水里 张三来游泳 水鬼李四就把他拽进去淹死。然后李四顶替张三的名额去投胎。张三就变成了水鬼张三。只能等下个倒霉蛋王二麻子了。 还有车祸撞死的 有时候抓替身会在路人过马路的时候推一把 或者给你造成没有车的假象 你走出去 其实满是高速行驶的汽车。

  题外话。好多老人说过的。出车祸的 鞋撞丢了 那人就救不回来了。所以出车祸后家人一定要把鞋捡回家 不能丢在大马路上。 阿弥陀佛。祝所有人平平安安。

  07年的时候,同学生日,都是农村留守儿童,玩的好的几个同学凑钱聚了聚,学着大人喝酒吃菜,在院子里点了一堆篝火,围着火堆又唱又跳,玩到大半夜,也不知道谁翻出了两包火纸,给扔里边了,当时谁也没在意,然后玩累了就去睡觉,刚睡着就听到过道处敲门声,声音特别大,我们就骂大半夜这谁呀,其他同学都睡着了,就我跟一叫王强的同学没睡着,就出去了,边走边喊,谁呀。门那边也没人答应,就是一个劲敲,靠近门时我突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害怕了起来,不敢去开,同学看我样子也害怕了,门外就有声音说话,半觉(男孩的意思,方言)咋不给我开门?不给我开门我就翻墙头过去了。声音特闷,好像被人捂着嘴说话似的,我壮着胆子问,你谁呀。门那边没动静了,然后我就准备回去时发现同学吓得瘫在地上望着墙头,墙头那边冒出个人头在晃,我当时就炸了,麻痹的两米多高的墙头啊,然后那头就晃晃悠悠飘进来了,头下面一团黑,直奔篝火的灰烬去了,翻了一会就走了。我跟同学两个人都吓傻了,直到一起夜的同学看到我们俩叫我们才回过神来。

  我妈重病的时候,一次我在照顾她时她突然生气了,说,你把我妈叫过来,我想她了。我愣了下,因为姥姥就在旁边给她剥桔子吃,就说,妈,姥就在这啊。我妈更生气了,她不是我妈,我妈在南地。我姥姥站起来,闺女,你咋了。我妈就一个劲重复,叫我妈过来,我跟她说两句话,不然我就不走。姥姥明白了,命令我,去灶台抓两把锅灰来,再把笤帚拿来,我抽死他。我不明所以,就去了,姥姥把锅灰撒在门口,用笤帚轻轻打我妈,一边打一边骂,你个好死不死的,来欺负俺闺女,还让你娘过来,你娘也该死了,你个断子绝孙的玩意,你非得捂死个人心里好过,谁让你喝药死的。我姥姥就骂,骂的越厉害我妈就不吭声了,不一会就睡着了,醒来后问她什么她也不知道。而南地那个是一对老夫妇,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儿子因为被人欺负一气之下喝药死了,一个儿子在外杀了人被枪毙了,还有一个肺结核死了,反正挺惨的就是。捂人的那个是喝药死的那个,撇下两个女儿有一个跟我还是同学,他喝药死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

  父母去世后我搬到叔叔家的屋子住了,叔叔一家逃计划生育在外地,老宅逐渐荒废,一次要回去搬些东西,自己害怕,叫上一同学陪我一块去,出来后同学面有难色,叫住我把手举给我看,手臂上一个青手印,那个,我看见你爸了,我帮你搬东西的时候,他拉着我不让我搬,我指指你,他就放开我了。当时眼泪就止不住了,因为我得把搬出来的东西拿去换钱买东西吃。

  我家是山东农村的 大概在自己上幼儿园那会儿吧 隔壁村有人过世 大家懂得 农村有人过世 都会出殡什么的 很热闹 当时同村的一哥们他奶奶 就带着我还有那个哥们一起去看 路上路过一个“洞” 就是那种在山坡上 横着掏出来的一个洞 然后洞的外边全都是水泥那种东西糊住 显得很牢固 当时就问那个奶奶 这是个什么洞 那奶奶就说 是个避雨洞 以前的人赶路下雨了就去那里避雨(估计就那么随口一说) 然后我就跟记住了 这是前因~~~~~~

  过了没几天 一天中午 我和同村的小伙伴们(大概有那么三四个人) 去那个洞附近的麦田里玩(农村孩子 天天就是在麦田里疯跑 摔跤什么的) 我记得很清楚 天气特别晴朗 就在玩到那个洞那里的时候 突然天上开始打雷 然后天阴了下来 我当时就特别开心 因为我知道有个避雨洞 就带领他们进去了那个洞 洞很浅 从洞口到最里面不过两三米的样子 洞最里面 靠墙的地方 有一块长方形的东西凸出来 我们就刚好可以坐到那上面 没想到刚坐到上面 就听到一声特别低沉的喊叫声 类似于一个中年男的训斥的声音 但是因为那个洞离着这个村子的主路不远 我们以为是那条路上的人 就没在意 没过一会儿又听到一声 我们就有点毛了 就赶紧从洞里出来 看那条路 这个时候 天气还是阴的 但是没有下雨 而那条路上 根本没有人 一个都没有 话说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 我们竟然有回到洞里 接着坐那儿 这个时候 一声接一声的训斥声越来越急 那个时候我们是真的怕了 赶紧往自己村子里跑 就从麦田里横穿 跑 不顾一切的跑 这个时候有一个哥们那腿突然开始疼 整个人就摔那了(也可能是突然抽筋了 小孩嘛 根本不懂抽筋)我们就扶着他 往村子跑 这个时候 还可以听到那一声一声的训斥声 天气也还是阴的 直到跑到自己的村子 碰上了我们村子当老师的一个老太太 天气就突然晴了 然后也听不到声音了 那老太太 看我们跑成那样 就问 干嘛去了 我们就说去什么避雨洞什么的(也不敢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说 那不是避雨洞 是一个墓。。。。当时害怕了好几天 后来 上高中那会儿 那个地方建工厂 把那个洞连同山坡就都给铲平了 确实是个墓 还有一些陪葬品 。。。。。 农村嘛 总是有些奇怪的事情 先写一个 大家听得好我再写。。。。。

  时隔多日 再来一发 从小农村长大 又对这种神怪之事特别有兴趣 没事就缠着村里的爷爷奶奶讲 因此 存货还是不少的

  农村经常有这样的传闻 就是某人被黄鼠狼附体 然后乱抓乱叫 这次的主角是村子的一个奶奶 她有两个挨着的房子 前面的自己住 后面的房子空着 院子里放了很多不用的干农活的东西 有一天中午 她在屋里做着午饭 突然跟发了疯一样 开始砸家里的东西 她儿子当时二十来岁 都吓傻了 赶紧去找人 我们村子不大 谁家出点什么事大家就都来了 我妈妈也去了 这时我们村的一个特别大岁数的奶奶说是被黄鼠狼附体了 就拿些香啊 纸钱 供品什么的摆了一地 然后就问她 说你住在哪 为什么要附身 那个被附身的奶奶就突然坐直了 然后用特别奇怪的声音回答 说她住在后面那个院子里 因为那个院子的狗把自己的孩子咬了 就来报复 然后大家就说 你赶紧走吧 以后不在那个院子养狗了之类的话 那个奶奶点点头 就扑通躺床上 睡这了一样 这时候大家就开始散去 我妈说她刚走到大门口 突然听到那个奶奶又大喊大叫 说好狠好狠 要不是自己躲的快 脑袋就被砸烂了 大家赶回去一问 才知道 那个奶奶的儿子心里生气偷偷拿了个棍子去后面那个院子里的草丛里乱打一通 于是 大家又是一顿承诺 还让那儿子道歉 这才又没事了 但是事后那个奶奶病了一场 不是特别恐怖 但是绝对真事儿

  我的小学在隔壁村 每天早晨上学就从自己村子沿着农田的小路走过去 我忘记是一个什么节日 大家要准备节目 所以早晨要早点去学校 我是班长 要去的更早 那天天刚刚有点亮 只能稍微看清路 我就往学校走 农田里当时是种玉米 玉米杆子高度已经比我高很多了 我就在那个玉米田中间的小路上走 突然一只小黄鼠狼从一侧钻了出来 跑到路中间 我跟它也就一步远 我赶紧停住了 它也停住了 就那么看着我 因为农村关于黄鼠狼的传说很多 我也不敢乱动 就那么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大概有二十几秒 我冲它摆了摆手 就那意思是你赶紧走吧 然后它就真的开始往前走 走到另一侧 吓人的事情发生了 它竟然立了起来 冲我鞠了个躬 真真切切的是鞠躬 我记得特别特别特别清楚 我当时都傻了 缓了半天 直接往学校跑 放了学跟我奶奶说 我奶奶说别怕 它是谢你呢 很神奇 但是当时很害怕 哈哈 还有很多 以后再更

  第1件是我亲身经历的,那时我19岁,家里是二层楼房,我和我爷爷奶奶在家,爷爷奶奶住一楼,我住二楼,晚上大约12点多的时候,我熄灯睡觉,头刚靠在枕头上,突然听见屋外面大厅有人在叫我:”X(名)子,睡了没。“语气十分恐怖,听声音是我婆婆的声音,那种声音怎么形容呢,感觉非常呆板,失去生机的那种感觉,好像不是对我耳朵说的,而是直接对我心里说的,非常逼真非常真实的感受,还听到屋外大厅有拐杖落地的声音,那时我就怀疑是我婆婆在叫我,因为十分害怕,我就大声喊婆婆爷爷,却没有回应,他们早就睡着了。我当时吓的一下就坐起来了,摸索着开灯,吓的一动不敢动,直到2个多小时后才敢熄灯睡觉。

  第2件事情在本地流传很广,我也不知道真假。说的是车祸事件。我老家属于山比较多的农村城镇结合部,有1个叫黎坪的地方,是山上的一个大城镇,一般要从外面进黎坪,需要坐车爬盘山公路,在盘山公路上开车一般都比较危险。这个灵异事件很简单,一辆开往黎坪的公交车,在盘山公路半路上了2名乘客,是一个怀抱3岁小孩的妇女,但是上车后小孩拼命的哭喊挣扎,非要下车,那个妇女打骂那个小孩也不起作用,后来没办法,就只能抱着那个小孩下车了。结果当妇女小孩下车后,那车开起来只走了十几米就翻下了悬崖,一车人全死了,事后询问那个小孩为什么哭闹要下车,那个小孩说:车上的人都没有下巴,很怕。“

  第3件事情很邪,是我一个兄弟讲的,他讲的时候的表情很严肃认真,而他属于平时不太喜欢开玩笑的人,我当时听完这个故事,人都吓蒙了。那是他5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他家是在当地(荆州一带)是一个比较大的家族,他爸爸是当地镇长,他5岁那年,他家里为他二幺幺招了一个上门女婿,那个女婿本来有个老婆,后来得病死了,他便打了光棍。我那兄弟家境不错,在当地也有些小势力,他爸爸人也很好,他二幺幺三十多岁未婚,相中了那个女婿,经过撮合,就水到渠成了。我那兄弟对那个上门女婿(他称他为叔叔)印象很好,说他很健谈,很幽默,喜欢逗小孩子玩,人很好。但是他叔叔进他家才几个月,就喝老鼠药死了。喝药前一个多月,他叔叔说他每天半夜都听到他前任老婆(得病死的那个)在他窗户外叫他的名字,有时他睡着了还把他叫醒了,说舍不得他,不想留他一个人受苦,要他跟她一起走。他叔叔最开始说大家都不信,后来天天说,说自己很害怕,好像精神快崩溃了一样。这个女人的声音就他叔叔一个人能听到,别人都听不到,和他叔叔住一起的他二幺幺听不到,后来陪他叔叔打伴的人也听不到。后来他家找了个当地的婆子来做法事解决这个事情,一般中国内地的农村城镇往往有这样一种专门做法事的人,有的还会算命。那个婆子一来就说有个女人一直坐在他叔叔卧室门口,跟着他叔叔,那婆子然后做了几遍法事,说没有办法,解决不了这个事情,那个女人就是不走,那婆子要他叔叔:无论她怎么叫你,你千万都不要答应。后来他的叔叔可能答应了她的前任老婆,于是就喝老鼠药自杀了,尸体是在凉席上,旁边放着老鼠药药瓶。我那兄弟说他那个叔叔的前任老婆太爱他了,舍不得他,把他带走了。。。。。。我那兄弟说他和他叔叔生前关系很好,他叔叔死了以后,他很伤心,哭了很长一段时间。

  第4件事情更邪,是我高中一个女同学讲的,她说这事当时在她全村都引起了轰动。她住的村子里有1个5、6岁的小孩被鬼迷了,浑浑噩噩的,独自进了山,后来在进山的路上遇到了村里一个男性村干部,这个村干部认识这个小孩。那个村干部当时遇到这个小男孩就想:”这个时候这个小孩进山做什么?他大人知不知道?“后来发现这个小男孩浑浑噩噩的,像在发高烧一样,眼神呆滞,话也说不清楚,手上粘着一条很大的毛毛虫,这条毛毛虫粘着很难弄下来,村干部费了很大的劲才拍掉这个毛毛虫,然后把他带了回去,回去后在医院躺了几天,说没有发烧,身体查不出什么毛病,但人就是浑浑噩噩的,好像中了邪一样。后来那个男孩的家人找了村里一个道士,道士说是被鬼迷了,魂掉了,做法事捣鼓折腾了大半年才好,那个小男孩当然在床上也躺了大半年。后来恢复过来的小男孩回忆当时的事情,说他在他邻居家后院玩,后来从山上下来一个穿蓝衣服的人,说要带他去山上玩,他答应了,就跟那个叔叔进了山,半路上遇到那个村干部,那个穿蓝衣服的叔叔就变成了一条毛毛虫,粘在他手臂上,不肯下来,后来的事情他就记不得了。根据小男孩的描述,那个穿蓝衣服的人很像他邻居家后院多年前炸死的一个矿工,多年前那个后院还是个小矿场。

  还补充1件事情,就作第5件,类似的这种事情可能很多人都经历过或听说自己的亲戚朋友经历过,就是夜路撞鬼。我一个朋友是化工厂的工人,他的家在工厂附近,骑摩托大概有20分钟车程,那是大年初二的晚上,他下中班骑摩托回家(4班3倒,中班结束时间是半夜12点),那晚有一点雾,他骑车在离家大概还有5分钟车程的路上(因为这条路跑惯了,所以他对这条路很熟悉,能估算出大约车程),看见前面有1个穿校服的学生在慢悠悠的走着,看身形是个小学生,他回忆时说我当时想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走夜路,而且还是个小学生,要不要载他一截,便骑到这个小学生前头7、8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回头呼喊对方,但是那个小学生依旧慢悠悠的走着,没什么反应,好像没看见他一样,我那个朋友觉得很奇怪,就停在前头等那个小学生走近,等那个小学生走到离他还有4、5米的地方时,他才发现,这个小学生穿的非常单薄,好像不怕冷,就只穿了一套校服(时值深冬,大家都是很厚的袄子)而且还看不清楚脸面,校服花纹什么的都能看到,但就是看不清楚面孔,朦朦胧胧的,异常模糊,那个小学生走路的样子也很奇怪,非常呆板非常机械,好像没有灵气的机器人。我那个朋友突然意识到撞邪了,再不回头多看一样,猛踩油门,一口气飙回了家,然后就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发抖,折腾了大半夜。这个事情对他影响很大,据他本人所说,整整吓了2、3个月,后来他跟厂里协调申请,搬到了工厂宿舍,住了整整大半年才恢复正常,敢再骑车回家。

  事情隔了许多年了,这5个事情的记录基本符合我自己所经历的和当事人的描述。

  其实鬼神这个东西,很虚,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的幻觉,比如我在漱口的时候,突然看见旁边有一个人影,然后我做了N次试验,每次都是无意识的侧目,每次都能看到同样的一个人影,这个应该是卫生间外的大厅的深色椅子在无意识的瞬间给人造成了一个幻觉,因为椅子的轮廓模糊一看就像一个人影,在无意识的瞬间给了大脑一个人影概念,应该属于视觉错误。人的大脑是非常复杂的,很多时候遇到鬼神之类的东西是大脑的幻觉,比如上面的第2件事情,很可能是小孩大脑产生的幻觉恰好遇上了翻车事故,属于极其偶然的事件。第3件事情,则是我那兄弟的叔叔的大脑的潜意识觉得自己对不起前任老婆,喝药自杀了,呵呵,你了解自己的潜意识吗?人在睡着了做梦时大脑在想什么你是否了解?但是有的事情就很难用常理来解释了,比如上面所述的第4件事情。

  好老的问题,我见过,小时候还不知道鬼时就见过,天天晚上看见,长大后细思极恐,占个坑睡前填。

  ------------------我叫分割线----------------------

  在5岁前,人们只有一些记忆碎片,有两种,一种是特别的,一种是天天见得到的,很不幸,我说的这个故事两种都占全了。

  我以我的人格起誓,我说的故事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你可以保留你的意见,点没有帮助或反对,但请不要诋毁我的人格。

  我小时家住银行家属楼,四座房子,围成一个狭小的小院,大吼一声还有回声。我家在进门右拐八楼。

  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了,也许是偶然躺在床上向门外的一瞥,造成了恐怖的开始。

  那时的我从不知道鬼是什么,我告诉了爸妈,他们说我幻觉。可我真的看见了!还有之后的每一晚……

  我开过卧室的灯,她消失不见,我跳下床,她消失不见,我与父母换床,他们来看:

  时隔太久,我不知道他对我说这句话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可不往这儿住哪儿呢?至少那个女人从未动过……

  那时我每晚熄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那个女人,什么时候不再看了,又是什么时候看不到了,谁知道?

  也许我真是见鬼体质,我还碰到过几次,我对他们有不同的看法,过几天再写上来,反正这个老问题也没几个人看,不过我会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的。

  ----------------------------------------------------------

  后来我也见过三次,一次没见到鬼影,但事情违反逻辑,半夜醒来,卧室门被关,外面亮着黄灯,老子家是白灯!但这有做梦的可能,姑且不算。

  后来看见床前站着一动不动的吉他爷爷,对面邻居家抱着手一动不动的白衣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